全开放式地进行了一场广场问政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1-28 09:28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华中央是该县第六次广场问政中首位接受询问的行政单位负责人。通过当日的视频成都商报记者看到,华中央走到台上话筒旁,略显紧张,他向台下多个方向鞠躬致意。他的身后坐着司法局、安监局等即将像他一样接受问政的负责人。对面则坐着县里的所有领导。

这一情节经媒体报道后成为此事件最大的谈资。然而据成都商报记者了解,暗访视频确实存在,但现场并未播放。

对于存在的问题,华中央此时补充道:“疏于管理我也存在责任,我向在场的代表群众保证,会后立即改正。”

这位被免职的官员在“广场问政”的时候,语气犹如一个谦卑的学生。一位参加过“广场问政”的县领导告诉记者,他确实很紧张,有时腿都哆嗦,手心冒汗,经常会被问得哑口无言。甚至连主持人,县委副书记都私下说,有的问题让他都紧张,措手不及。

疾控中心主任鞠躬致歉

媒体公开报道的情形是:暗访组现场播放了一段视频,视频中,有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证实他们单位存在私设小金库等问题。见此,华中央有些狼狈地走下台。

最后一个提问者终于提出了二类疫苗的问题,他先问道:“二类疫苗接种如何实施?”“二类疫苗接种是否收取费用?”“在接种中是否还有其他问题?”

自我批评、代表提问、群众评分、履职承诺,这一程序是每个被问政的单位负责人都必须经历的。华中央的自我批评显然不如代表提问环节更尖锐和深刻。

问到此,华中央再次做了检讨:“一是,时间仓促,准备不周;二是,选择的企业不慎;三是,为了给疾控中心开展活动弥补经费,商谈不透明;第四,我的个人经验主义,人为的主观因素,我也犯了一些纪律错误,在此我也向在座的领导和群众代表表示深深的歉意”。

广场问政/

但这一结果也广受争议,问政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官员现场下课。广场问政,这种非正规化的问政方式,在强烈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形式下,出现这样颇具戏剧化的结果,能否形成理性、公正、完善的决策,也耐人寻味。

商南县还成立了治慵、治懒、治散、治赌、治奢,“五治”领导小组,以及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,这两个小组合并办公的地点就在该县县委大门外。广场问政正是“三找三看”中掀起的整顿官员作风的高潮。

华中央的语气犹如一个谦卑的学生。一位参加过广场问政的该县领导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他确实很紧张,有时腿都哆嗦,手心冒汗,经常会被问得哑口无言。甚至连主持人,该县县委副书记崔华锋都私下说,有的问题让他都紧张,措手不及。

广场问政/

第一个环节是自我批评,华中央首先讲到疾控中心在“三找三看”中发现的问题。“三找三看”是在广场问政之前商南县开展的一项措施,具体内容为,查找官僚主义、查找责任缺失、查找效率低下,看我作为、看我担当、看我敬业。

4月23日,陕西省商南县在县委门口的人民广场上,全开放式地进行了一场“广场问政”。30日,经媒体报道后,广为人知的结果是,该县疾控中心主任华中央、副主任赵高鼎被现场免去职务。

第一位向华中央提问的代表,提出的问题是:“如何加强干部管理。”华中央每次回答前,均鞠躬并说谢谢代表的提问。接下来提问的代表分别提出了饮用水的质量问题、公车管理问题等,在每个提问之后同样播放了一段相关内容的暗访视频。

核心提示